希特勒歸謬法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希特勒歸謬法拉丁語:reductio ad Hitlerum),或發希特勒卡(Hitler card)、納粹黨論證法(Argumentum ad Nazium),是一種宣稱某個像希特勒般邪惡的人或團體也支持某主張,因此該主張無效的論證法。

希特勒歸謬法是一種非常有用的論證法,尤其在碰到與倫理道德相關的議題時,它更是一種揭示真理、找出小人與偽君子的好方法,是一種值得多多善加利用的做法,而對於他人用這方法,我們也不該予以指責,畢竟,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還用怕別人發你希特勒卡,讓你變成希特勒一伙嗎?大眾的眼睛終究是雪亮的,誰忠、誰奸、誰曲、誰直都是看得出來的,所以一個論者是不是希特勒一伙的,當然也是容易看出的。

要注意的是,你可以把「希特勒」換成任何人人都知道的惡棍,不需要執著於「希特勒」一詞上。

原理[編輯]

大家都知道,希特勒是個人見人怕的賤人,也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因此,正如發好人卡說明了某個宅男好人一般,對一個人或一個論點發希特勒卡,也一樣是說明了那人或論點是希特勒一伙的,藉由發對方發希特勒卡,可讓對方成為人見人怕、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賤人或賤言,況且王夫之曾講過「天下唯器而已矣」、「無其器則無其道」等話,因此論點這類抽象的存在,必然都要依附於人之上,人一旦不好,論點也就跟著壞了,也因此它是有效的。

實際運用[編輯]

當你想告訴世人吃素是一件腦殘的事的時候,你可以用以下的講法:

  • 「希特勒是吃素的,所以我們不該吃素。」

大家都知道,很多腦殘宗教人士為了推廣吃素,用盡了心機,將吃素給說成一件好事。所以要反對吃素,這當然是可行的做法。

當你想告訴世人死刑是邪惡的制度的時候,你可以用以下的講法:

  • 「納粹政權和共產黨等極權政府有死刑,他們使用死刑對付異議份子,而大家都知道這些極權政府這樣做的罪惡,故死刑是邪惡的,因此我們不該支持死刑。」

大家都知道,納粹政權和共產黨等極權政府常以維護社會安定的大話,來扼殺人民的言論自由,並讓螃蟹們橫行無阻。所以要反對死刑,這當然是可行的做法。

當你想告訴世人廢除死刑是偽善的理念的時候,你可以用以下的講法:

  • 「納粹倒臺後其餘孽企圖用廢除死刑來阻止納粹高幹被處決,而大家都知道納粹的罪惡,故廢除死刑不是什麼好東西,而只是邪惡的一種,因此我們不該廢除死刑。」

大家都知道,那些廢死人士只會講寬恕之類的大道理,不論他們有沒有講出口都一樣,但真正碰到問題都躲得遠遠的,連個屁都不敢放。所以要反廢死,戳破廢死者的假面具,這當然是可行的做法。

看了這麼多,你是否知道該怎麼運用這些原則了?

參見[編輯]

Bouncywikilogo small.gif
為了讓那些喝中共奶水、吃太多呆丸長大而罹患幽默感退化的人們早日息勞歸主維基百科有一個主題關於:希特勒歸謬法